水井

已经记不起上次给奶奶打电话是什么时间了。上班忙工作没时间,下班吃完晚饭奶奶已经休息了。在手机上定了闹钟,每隔一周的周六下午给奶奶打电话,有几回打过去家里没人,有几回我又在忙其他事没打成。这样一拖就是两个多月。
奶奶在电话中告诉了我一个喜讯,村里打了水井,一百多户人家都用上自来水了。我的心一下子就兴奋起来,思绪飘向了千里之外的家乡,回到了我的童年。
黄土高原沟壑中那个小村庄,最多的就是土,最少的就是水。早上起床洗脸,只能用小半盆水,如果稍微多舀一点,马上会遭到爸爸的呵斥。爷爷洗的时候,舀的更少,搪瓷脸盆平放着手是无法伸入水面的,需要靠在墙边侧着才能淋起一点水来。“洗澡”这个词是没有听过的(当时电视也很少)。
每家的窑洞顶上用碌碡碾的平平整整,向着自家的院子稍微有点坡度,窑面顶部中间有一根三四十公分粗、一米多长的陶管,管口面向院子。这样下雨的时候窑顶的水就可以顺着这个管子流向院子里,管子下方的那块院子的地面一般都铺着一块大青石板,放一个大瓮,下雨的时候雨水就接在瓮里。开始下雨的时候水很浑,就让它顺着院子里的小渠流到院门口的水窖里。过一会儿水变清了,再用瓮接起来,用来烧水做饭和洗脸洗衣服。水窖里的水沉淀变清之后,每当水瓮中的水快要用完,就把水窖里的水用辘轳摇上来,一个扁担担两桶水,倒进屋里的瓮中。
直到我上小学四年级,妈妈调到乡里的初中教书,我跟着去了乡里的中心小学念书,才看到了水井和自来水,不久之后有又有了“澡堂”。之前觉得十多米的水窖很深,看到水井之后才知道水窖实在算不上什么,那个时候喜欢把小石子丢到井中,等好一会儿才听见水声作响。后来乡里的很多村子都打了水井,只有我们村和少数几个村说是地下水太深,没人投资打水井。雨水少的时候,或者不喜欢用雨水的人家,就开着农用三轮车用水罐去别的村子买水,再存到自家的水窖里。
村子和乡府相隔只有十里远,使用自来水却相隔了至少二十年。奶奶说打水井是村里从国家争取的资金,井深达三百多米,水质非常好。今天村里专门从省城西安请了戏班,庆祝自来水时代的开始。
高速列车和飞机让我和小村的空间距离越来越近,然而时间的距离却似乎越来越远,每次回家就像是在穿越不断变长的时间隧道。也许,这口水井能帮我把这种时间的距离感拉近几十年。

贾王东
Follow me

贾王东

我在努力着,一不说谎,二不食言。
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留下原文链接。
贾王东
Follow me

Latest posts by 贾王东 (see all)

发布者

贾王东

我在努力着,一不说谎,二不食言。 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留下原文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