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记130422

1

周六的早上,我跟老婆正在酒店取早餐,忽然有人说地震了,我说好像没啥感觉,老婆说你看吊灯,抬头看到吊灯的确在震动摇晃,我也马上感觉有点头晕,不知道是被吊灯晃的还是被地震震的,赶紧把空盘子放在桌上,拉着老婆往外跑,这时候才发现很多人已经先跑了。大家都跑到了楼下,老婆还是很淡定,说没什么问题,要继续回去吃早餐。当年汶川地震后第二天,她从广州乘飞机回到成都,说有一个晚上狂风暴雨,加上余震不断,感觉像是到了世界末日,我一个人在广州,没有体会到那种感觉。去年有一天晚上刚上床,听见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我们开玩笑说不知道是楼上还是楼下在嘿咻,第二天上网才知道是发生了地震。

雅安地震时,我们正在西昌,西昌离雅安300多公里,雅安离成都100多公里,从西昌回成都要经过雅安。2012年3月,我第一次参加我们群的徒步,去的就是芦山县龙门乡看油菜花,那里的油菜花非常漂亮,村民们也很友善。在徒步的终点围塔村还拍到了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当时还发了照片在QQ相册。仅仅过了一年,那个美丽的地方就发生了大地震,不知道那个孩子现在怎么样,希望她能平安度过。写到这里,我在微博上搜索围塔村,竟然几乎没有任何消息,只看到那里就是震中。

地震过后,无论是网上还是电视上,全部都是地震的消息,一阵煽情过后,网友们开始讨论宣传报道该报道什么。四川电视台似乎也变得务实很多,连李总理到灾区的报道都减到最少,更多的时间给了前方的记者。网上争论最多的是志愿者该不该自己去救援,连我们徒步群里也发生了争执,有人想开车拉东西进去,有人说不要去添乱。我的想法是,有人想捐钱捐物,有人想亲自去现场救援,大家都没有错,只要能帮上忙就好。最关键的两天最好是专业人员进去,普通人想去帮忙的过两天去也不迟。因为我知道这个民族的人们太容易遗忘,太容易被党和媒体左右了,过两天党不宣传了,媒体不报道了,而我们又没有切身的经历,我们会不会很快忘记了芦山呢?

2

在雅安大地震发生之前,我家也发生了一次小地震:我的外公走了。妈妈打电话告诉我那一刻,我没有太过意外,甚至也没有太悲伤,毕竟已是80岁的老人了。我正在想要不要回家去参加葬礼,妈妈说可以不用回来,刚好我最近特别忙碌,两个星期都已经安排满了。我继续工作,继续出差,甚至周末继续旅游,外公走了似乎对我没有一点点的影响,我只是多打了几个电话回家。

几年前在读龙/应/台的《亲爱的安德烈》时,我就有个小小的想法,等有时间我回家去待一阵子,听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讲他们的人生,然后记录下来,等以后我想他们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看。然而,我的爷爷和外公已经先后离开了,我没法再听他们给我讲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听奶奶和外婆给我讲她们的故事。我小的时候在农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身体都很好,父亲和母亲都分别是家里的老大,我又是我家的老大,所以那时候受万千宠爱于一身,到了谁家都是当成宝贝。

这两年我每年回家一次,每次见到外公,他都让我给他买吃的和买药。如果没有人制止他,他会不停地吃东西和吃药。外公从小是孤儿,跟着他的奶奶长大,年轻的时候吃过很多苦,跟那个时候大部分的中国农民一样,吃不饱肚子的时间很多,后来做过10多年民办教师,再后来民办教师的那点工资实在没法养活五个子女,他就回家当农民种田了。在他最后的这几年,他不停地吃东西,特别喜欢吃水果、零食和牛奶。我想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没有吃过这些,要在年老的时候补回来。

3

从周三到周日一直出差在外,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出差,我的生活习惯必然会被打乱:晚上不能早睡,早上不能早起,起床后不能锻炼身体,空闲的时间不能看书。我想我需要认识到,自己已经养成一个不太好的出差习惯,需要努力去改,希望下次会好。

贾王东
Follow me

贾王东

我在努力着,一不说谎,二不食言。
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留下原文链接。
贾王东
Follow me

Latest posts by 贾王东 (see all)

发布者

贾王东

我在努力着,一不说谎,二不食言。 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留下原文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