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史大纲》及我的读书方法之演进

读完了《霍乱时期的爱情》之后,我买了马尔克斯的另外四本小说和一本演讲集,至此把南海出版社的马尔克斯作品集收齐了。按照我的习惯,接下来应该把这几本全部读完。然而那几天我心里不断想到一位朋友在我那篇《高晓松和他的<晓说>》的留言。

作家唐诺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好东西不一定简单,而能简单说出来的,一定有它的限度。比如说《国家地理》杂志或Discovery频道,再枯燥的学问都能够讲得很迷人,但只是在某个阶段。……但我开个玩笑,全世界的侏罗纪专家,99%终止在12岁之前。好玩的东西到那个阶段讲完了,你要往下去,像卡尔维诺说的,就会碰到沉重的一面。你会知道恐龙世界里不只是几头摇来摇去的大东西。你要碰地质学、生物学、化学,都是枯燥乏味的东西。所有小孩都是天文爱好者,但往前走一步,到天文物理学就头破血流了。如果你对它没有一点崇敬之心,不容易驱使自己走下去。后面有一个部分是要咬着牙的,你要挨过那样的时光。”

一开始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我并不喜欢,觉得是评论家的危言耸听。然而当这段话被另外一个好友转到自己的QQ空间并极力推崇时,之后的几天我脑子里不断浮现这段话,又倒回去读了几遍,回想自己读过的书,还真是没有读过足够“沉重”到需要“咬着牙”来读的书。

于是我决定找一本这样的书来读,看到了多年以前买的那套《国史大纲》,当时买回来只翻了个开头就没能读下去。这次我想好好读完它。之所以说这套书足够“沉重”而需要“咬着牙”读下去,原因有三:

1)这套书是钱穆先生在1930年代写成的,用的语言是半文言,商务印书馆在1996年出第三版的时候保持了繁体字和竖排的样式。这些都增加了阅读的难度。

2)这是一套中国通史,学生时代最不喜欢的课程排名,第一名是政治课,第二名就是历史课。虽然后来对历史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但还从没有读过一本像样的通史。

3)这套书一共分上下两册,大约有950页,这么厚的书也是很少读到。

W020090810402702256265

2010年我刚开始写博客,就决定要好好开始读书了。在那之前虽然也读,但基本上是看到什么读什么,没有系统性也没有选择性,文学类的几乎没有。从那时开始,四年多来读了近两百本书,读书的方式也有了两次重要的变化。

从只读电子书到只读纸质书

2010年我读的几乎都是电子书,在网上下载了几百本,放在电脑里和手机里。后来在读张立宪的博客的时候,非常喜欢他的文字,就想读他主编的杂志《读库》,在网上没有找到电子版,于是就买了一套《读库》来读。从那之后,一发不可收拾,长期在亚马逊上买书来读,慢慢就不读电子书了,而只读纸质书了。每当我收到一本封面设计考究、纸张手感舒适、字体字号留白适宜的书时,心里就会升起一种难以形容的愉悦感。

从不做笔记到做电子笔记到手写笔记

一开始我读书不做笔记,一个原因是我非常珍惜书,从来不在书上写写画画,我读过的书都跟新的一样;另一个原因是我追求速度和数量,做笔记的话就就会变慢。后来觉得很多书读过之后几乎就全忘掉了(尽管我认为只要是读过了一定会在潜意识中影响我,但具体内容确实想不起了),于是想到一个做笔记的方法,就是把想要记录的段落用便签先标记下来,读完整本书之后回过头来重读哪些标记的段落,将内容和感受录入印象笔记中。刚开始还能坚持这样做,后来变成了读完几本之后再做笔记,于是积累地越来越多,多到我都没有勇气来一本一本做笔记了。

IMG_20140520_093423

在读《国史大纲》的时候,我决定又改一种方法:用手写读书笔记(促使我作出这个决定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由于长期使用电脑,我的手指和肩膀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病症)。我发现手写笔记的效果非常好,一本书读下来,写了60多页笔记,脑子里记住的内容也多了很多。是否要把这些手写笔记再录入印象笔记,我还没有决定,实在是一个很大的工程。 

IMG_20140522_130250

从一次同时读几本书到一次只读一本书

之前我读书的时候,常常是第一本书读一阵,又会打开第二本读一阵,然后又是第三本,总是有好几本书在同时读。如果基本都是小说的话,经常会把自己搞的很混乱,不知道哪一段情节是在哪本小说里面,而且貌似几本书一起读会效率更高,其实读的速度更慢了。后来就决定一本一本读,不读完第一本绝不翻开第二本,之后读书的效率和效果都有了大幅的提升。

从利用零散时间读书到给出整块时间读书

以前读书大多是马桶上的时间、饭后的时间、睡觉前的时间,完全把读书当作一种空闲时间的休闲活动,反而在网上读Feedly的文章常常一读就是一两个小时。我一直坚持早起,原先早起的那段时间会锻炼身体,去健身房之后,锻炼的时间就移到了晚上,于是早上起床后的时间就用来读书,发现效果非常好,读书的效率和效果也有大幅提升。

其实无论做一件什么事情,只要这件事情是需要动脑的,要想做好这件事都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个是要进入到一种专注的状态,一个是要有相对长的一段专注的时间。而早晨的时间正好满足这两个条件。现在我每次读书之前都会问自己有没有至少半个小时的完整时间,如果没有的话,我宁愿打开手机浏览网上的信息,浏览网上的信息跟读书刚好相反,如果时间太长反而觉得很疲惫。

《国史大纲》读了整整一个月,我觉得这实在是一套非常好的书,虽然是文言文繁体字,虽然是通史,但钱穆先生的语言读起来很通畅,读的过程实在是一种享受。在读的过程中,我不断想起之前听高晓松讲的关于记忆知识的方法。

你看过的资料要足够多,你把所有的缝隙都填上的时候你就记住了。人为什么记不住事情,是因为这件事跟那件事之间是没关系的,独立的,它不能联系起来,他就记不住这个事情。如果你把整个的体系都看过了,你就很容易记住,尤其是在这个体系上增加的东西很容易记住。

我之前也看历史书,但是因为对中国整体历史只有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还没有形成一个总的框架和体系,那些书也都是一些独立的片段,读过之后大部分就忘记了。如果我先读的是《国史大纲》,先形成一个关于中国历史的总的框架,然后再读其他的书,把这个框架的每一个部分慢慢填满,知识之间都有一个框架来关联,这样就容易记住了。我想学习任何一门知识都是一样的道理。

读完了《霍乱时期的爱情》

W020121004381165680815

五一假期的第一天上午,一口气读完了《霍乱时期的爱情》剩下的100页。看到马尔克斯去世消息的那一天,我正在读村上春树的《海边的卡夫卡》,我心里想着读完这本之后,就要开始读书架上第二本马尔克斯的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想要再一次领略他所创造的魔幻而又现实的世界里发生的故事。

三天前,读了近一个月的《海边的卡夫卡》终于翻到了最后一页,我都来不及回想这部小说到底说了些什么,就匆匆拿起了《霍乱时期的爱情》。我总是对未知的东西心存渴望,对已知的东西不求甚解,写博客也许能帮助我客服这个毛病。

拿起小说之后,很快就为马尔克斯奇妙的构思和睿智的语言所折服,加上译者杨玲流畅的翻译,一扫之前的读村上的痛苦,一口气三天就读完了。有朋友说想我写书评,但我实在不会写书评,又最痛恨剧透,对于电影和小说,不能忍受任何人提前给我透漏哪怕一点点的情节,所以一直没有办法写出一篇真正意义上的书评。

当年这部小说引入中国之后,余华(同样是我喜欢的小说家)说:“……在目前还活着的作家们中,如果没有偏见地选择他们最喜欢的作家的话,我相信50%以上的世界各地的作家都会毫不犹豫地说是马尔克斯,他确实是最伟大的作家……它不像《百年孤独》那么震撼人心,但是它是深入人心。”

我只能说,同意余华对马尔克斯和他两部作品的评价。如今,伟人已逝,留给我们的只有那些震撼人心和深入人心的作品。

我的2013之读书

读完了《大数据时代》,我不想再打开任何一本新书了,而想着要像去年一样,给2013年的读书也做个总结。

1月,接着2012年读王小波和三毛的节奏,先读了《树上的男爵》,喜欢这部小说甚至超过了《百年孤独》。然后开始读10本装的《张爱玲全集》,喜欢张爱玲描写的那个年代,和她笔下那些不愿意向命运低头的倔强女子。一口气读完七本,非常过瘾。翻开第八本《红楼梦魇》的时候,时间已经是3月,想不起来是什么原因,这本读到一半就放下了,直到现在也没能再次拿起来读,最后的两本海上花开》和《海上花落》也就一起剩下了。

还是1月,中间出了几次短差,读了《批评官员的尺度》,在林达的书里曾读到过这个案子,这本书不光把案情和有关人等讲得清清楚楚,更重要的是把美国人争取言论自由的历史重新梳理了一遍,何帆的翻译也非常流畅。读张爱玲的间隙,读了包益民的《天下没有怀才不遇这回事》,比一般的励志书要写的好很多,毕竟是老包自己的亲身经历和真情实感。还读了《管理:使命、责任、实务(责任篇)》,这算是我的专业书,读过德鲁克之后,我明白了管理也是有思想的,我开始对我所从事的管理咨询行业有了一些信心。

2月,和老婆去马来西亚旅行,带了一本应景的书《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要不是《读库》主编张立宪推荐,我是不可能买这种书名的书。事实证明张立宪是值得信赖的,或者说我跟他是臭味相投的。作者埃里克韦纳(Eric Weiner)是一名记者,好看的一个原因是记者有深厚的写作功底,译者也翻译的很流畅,文字读起来很有趣;另一个原因是作者提出了问题却不急于找到答案,他的方式是留意观察和描述每一个遇到的人和每一件遇到的事,启发读者自己寻找属于自己的答案。旅行回来之后,除了继续读张爱玲之外,还读了《大野耐一的现场管理》和《质量免费》两本专业书,这两本书对我的专业有所帮助,书中介绍了一些专业的技巧,管理的思想还是太少了。

3月,放下张爱玲之后,读完了每期必读的《读库1206》,接着是李承鹏的《全世界人民都知道》,还在一篇周记中写了当时读完的感受。读了野夫的《乡关何处》,叹服于作者一生经历坎坷依然保持本色,也对那个年代普通人的生活有了一些了解。

4月,只读了一本《台湾念真情》,是吴念真在台湾的一档节目的讲解词和花絮,文字的画面感跟强,而且总觉得台湾人写的文字能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5月,读了《我的兄弟王小波》。去年读完了《王小波全集》,他走得太早,没能留下更多文字,我就想收集所有关于他的文字和资料,刚好王小波的哥哥王小平写了这本关于弟弟回忆录。读了《当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印象中是在一个朋友的QQ签名上看到这本书的名字,又是我从没见过的一种短篇小说的写作风格,我喜欢独特的风格。读了两本专业书《完整性》和《卓有成效的管理者》,还有今年唯一写的一篇更像是读书笔记的书评的《看见》,另外是《读库1301》。

6月,读了《设计中的设计》,喜欢日本那种简洁而又带有明显民族特色的设计,书中介绍了包括“無印良品”的很多设计作品,更重要的是原研哉传递了自己关于设计的思想,喜欢有思想的书。读了《毛姆读书随笔》,毛姆没有只是谈那些文学名著本身,更多的是谈那些作者的命运。毛姆说,世界上最伟大的小说家是巴尔扎克,但最伟大的小说却是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于是我决心要读《战争与和平》。读了《刀锋》,很喜欢毛姆的小说。

7月,跟随毛姆的脚步,读了《战争与和平》,一套四本,一口气读完。我承认它的伟大,但我与毛姆的观点不同,在我看来最好的长篇小说还是《红楼梦》。

8月,读了《美国种族简史》,老罗在不同的场所推荐了好几次,我对书中记忆最深的一句话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大讽刺是,中国人在世界各国都能发财致富,但他们在国内却贫困不堪。”到今天似乎依然如此,我从来没有觉得中国人素质低不道德,中国人只是从来没有当家做主人。读了一本专业书《成果管理》,断断续续地学习德鲁克的思想。

9月,读了《创新与企业家精神》,德鲁克的著作很多,我觉得这一本是最好的,至少也是最好的之一。读了《读库1204》和《半生为人》,我喜欢读描写那个年代的文字。在看电影之前,读了《了不起的盖茨比》,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都没能真正打动我。

10月,国庆节假期回了趟老家,路上读完了《麦田里的守望者》,我原以为那是一个发生在麦田里的故事,读了之后才知道跟麦田没有半毛钱关系,讲的是一个中学生逃学的故事,我喜欢读关于少年的故事,从《红楼梦》到《追风筝的人》,甚至也喜欢孩子们的故事,从《窗边的小豆豆》到《看上去很美》,只有孩子和少年才会有那么热烈而真诚的心。读了《读库1303》和冯唐的《活着活着就老了》。冯唐是老罗的好基友,老罗对我的影响实在太大,我读张立宪、冯唐和柴静都跟他有关。老罗说“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说的是他自己,也是他身边的那帮牛人。我之前说韩寒的文字不可能是枪手写的,因为当今中国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写出那样的文字,冯唐也是一样,就他那种风格的文字,当今中国也是无人可以超越。

11月,读了可能是今年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本书《黑客与画家》,然后是《浪潮之巅》,两本书都是我非常喜欢,想再读一遍的。两位作者不仅是业界的大牛,还都是写作的高手,思想洞见更是了不得。

12月,读了《大方 No.2》,韩寒的《独唱团》出了一期就停刊了,安妮宝贝的《大方》多了一期,到第二期停刊,然而越是朝廷禁止的,我越想读。读了《数学之美》,吴军用非常流畅的文字介绍了计算机科学背后的数学知识,读完非常受益。出差几天带了莫言的《酒国》,一种很特别的写作方式,我喜欢多样化的文字。读了《大数据时代》,一直都在思考很多关于数据的问题,这本书带给我很多启发,一些案例直接用在了我跟客户的交谈中。

这一年没有完整地读一本电子书。由于大部分时间都在出差,上下班路上听的书也少了。听了余华的长篇《兄弟》,对中国人苦难命运的描写,没有人能超过余华了,包括写《平凡的世界》的路遥。还听了《鸦片战争实录》,《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和《直面内心的恐惧》,最长的一部《明朝的那些事儿》也快要听完了。

这篇文字写的很长,也花了很长时间。在写之前,就发觉虽然读了不少书,但读过的大部分都忘掉了。然而边写边回忆,竟然也能想起很多,算是时间没有全部白费吧。

前两天去一个做生意的朋友家里,带了一本刚从信箱拿出来的《人物》杂志,他说你等会走的时候一定要把书带走,我的家里不能有任何书。我觉得很诧异,他解释说做生意打麻将都不能“输”,他说自己最多就是读读报纸,书是绝不看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我的那位曾在新西兰留学且跟我同龄的朋友口中说出来的

我喜欢书,也不怕“输”,人生路上,总是有输有赢,有起有落,唯求内心坦荡而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