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记130325

1

周日要参加一个考试,就想着要利用早上和晚上的的时间来复习,但是我发现不但没法做到认真复习,反而因为这个事让整个人变得焦躁起来。我想到了Tal老师在《哈佛幸福课》中讲过的自律和习惯的关系,我本身已经养成了一些习惯,晚饭之后休息一会儿,但是现在要复习;休息之后要看会书,但是现在要复习;11点左右要洗澡睡觉,但是现在要复习:早上起来练完瑜伽要看会儿书,但是现在要复习……我越是想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复习,越是没法成功,反而更容易变成上网或者看其他东西。因为复习打乱了我原先所有的生活习惯,脑子里的潜意识跟正在做的事情在打架,结果两败俱伤,整个人的状态变得更加不好。

于是我给自己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案,如果是要参加一个比较难的考试,就需要放弃原来的一些习惯而重新建立新的习惯,那么首先要意识到这会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一个需要自律的过程,而且会花费比较长的一段时间,甚至可能失败多次后才能建立新的习惯,当对这个问题有了认识并做好心理准备之后,可能做起来痛苦的程度会小一些。如果只是一个很简单的考试,可能就应该像在大学时那样,考试前两天学两个通宵完事,也会很痛苦,但是长痛不如短痛,这样至少不会长时间影响已经形成的习惯。这次考试属于后者,结果还不错。

2

仍然在断断续续在看《哈佛幸福课》,很神奇的是,当我在考虑习惯时,打开课程Tal就在讲习惯;当我在考虑自律时,打开课程他就在讲自律,当我在考虑目标时,他就在讲目标,当我在考虑拖延时,他就在讲拖延,当我在考虑完美主义时,他就在讲完美主义,我总能在他的课程中得到及时的启示,这当然不是什么神秘力量,应该是我自己潜意识里放了很多此类问题。

《哈佛幸福课》英文原文《PositivePsychology》直译过来应该是《积极心理学》,是心理学的一个最新的分支,是一门专业的课程。看到这个名称往往会让人想起这两年又一次流行起来的“正能量”,之所以说“又一次”,是因为多年前流行过此类东西,比如“成功学”,“正能量”只不过是换了一个词而已。这个东西就像是鸡血一样,打一次不够的,过一段时间就要打一次,找一只不同名称的鸡来放血,免得审美疲劳。在我看来,无论是“成功学”,还是“正能量”,更多的是一些说教,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多想好事少想坏事,多看正面新闻少看负面新闻,每天从起床到睡觉甚至睡梦中都如何充满激情,然后搜罗一些名人的成功案例来证实。然而Tal老师讲的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他很少说教,更多的是丝丝入扣的逻辑分析和设计严谨的学术实验,他很少用名人案例,更多的是自己的亲身经历,通过回忆和分析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帮助学生理解他的论点。原先我想着要看两遍,现在我想我会长期看他的课程,我不想让他的课成为我的鸡血,而是要成为我成长的一部分。

3

周六晚上凤凰台有个《锵锵三人行15周年特别节目——一笑了之》,本来想着复习休息的时候看会儿节目,结果复习了一会儿就变成了上网,投入得连看节目都忘了。周日考完试回家,不想做其他事,就在家上凤凰网看了节目视频。刘长乐说节目成功的原因是“平等、开放和多元”的理念,许子东说这个节目“不要功利的、不要官话的、不要假话的”,王蒙说“开玩笑吧,都15年了?”,最搞笑的还是看到窦文涛、梁闻道、许子东这三位当年第一次亮相的造型,窦文涛说他看到当年的自己觉得浑身冒汗,梁文道说让他直面15年间的自己太残忍了。我还没有遇到过一个不喜欢这个节目的人,我是戒了电视,再好看的节目也不跟了,偶尔遇到了会看一会儿。

4

老婆在先看李承鹏的《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我在等晚饭的时候顺手拿起来看,他的一段话解决了一个我长期以来想给一些朋友解释,又从没解释清楚的问题。

我常听到一些朋友说,不要总对这个国家说三道四,你这么不喜欢这里,怎么不离开这里。看来,这些朋友把爱一个国误会成爱一个妞了。不喜欢一个妞当然就该离开以免耽误对方。可是爱一个国就要说三道四,这才让它变得更好。就像你抱怨小区下水道总是堵,物业冲过来说,你这么不喜欢这里,干嘛不滚到其他小区去。这就不好玩了。

还好这样的朋友变得越来越少,我们的希望越来越大。还在网上看到孙立平先生说的一句话。

别老说正路邪路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人们的要求简单明了,你把你家孩子往哪里带,你就把百姓往哪里带。

其实很多人已经说过很多话类似的话,但是看到孙立平先生的这句话还是一下子就记住了。道理谁都懂,只是他们已经从原先的扭扭捏捏遮遮掩掩(“我把老婆孩子派出宣传我天朝文明,顺便刺探敌情去了。”),变成了现在“我是流氓我怕谁”(“我就是把老婆孩子送美国了,美国就是好,你能怎么招?”)了。

5

新任圣上第一个访问的国家是俄罗斯,说是签了史上最多的两国合作协议,我想问的是,有没有一份是关于免签的?免签都不给,谈什么战略合作伙伴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