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读者来信

Untitled
图/ 三圣花乡某钓鱼场,摄于2014年4月13日。

前两天发了一篇《高晓松和他的晓说》,大多数朋友都喜欢这个节目,但是有两位朋友马上指出高晓松讲的历史多有偏颇之处(俺的朋友里藏龙卧虎啊),俺不服气,说你们倒是说说哪里没说对,那位男士就就缩了,说不记得了云云(嘿嘿,没有不敬的意思哈),那位女士竟然下功夫写了一篇长文发给俺。毕竟是第一次读者来信(其实是朋友来信,哈哈),俺觉得应该发在俺的博客上作个纪念,征求她本人意见,唯要求匿名即可,并欢迎拍砖。提醒一下:精彩的部分在最后。

——————————————————————————————————— 

不怕文章长的,就进来看吧!
——回应贾同学的《关于<晓说>》

作者:匿名

看到贾同学的“有营养没营养”,除了想到唐诺的话,还联想到如下场景(脑补能力强大者慎入!!):

“就这样,望月者和同伴嚼着各种浆果、水果和树叶,顶过饥饿的痛苦——就在他们周遭,和他们争夺相同草料的,就是他们想都没想到的潜在食物来源。然而,千千万万吨多肉多汁、徜徉在疏林草原和灌木林里的动物,不只非他们能力所及,也非他们想像所及。他们身处丰饶之中,却逐渐饥饿至死。”—— In the midst of plenty, they were slowly starving to death。

我对所谓没营养的电视节目并不排斥(我能说我还扒拉出若干年前的“康熙来了”,看得津津有味吗T_T),也欢迎所谓有营养的电视节目,可是,亲,如果你只停留在有营养的电视节目……会不会太无趣了?

好吧,且以《晓说》为例,高晓松口中的康有为很假很装对不对?还口不对心三妻四妾,对不对?OK,他的女儿是这么描述的:“晚年的康有为常常像一个孩子王,带着一大群子女及外孙,不辞劳苦地奔南走北,去杭州一天园赏菊,到青岛看樱花,又偕诸外孙到茅山扫墓……游玩中他因时讲解,而且还善于发现他们的特长。他让外孙麦僖曾为他抄写书稿,又让十四岁的罗荣邦为他翻译天文著作”—— 如果不知道他三妻四妾,你会讨厌这样一个长辈?

再掉掉书袋:来自茅海建先生的《从甲午到戊戌 :康有为《我史》鉴注》:“康称‘即令卓如鼓动各省’、‘与卓如分托朝士,鼓各直省’,即宣称其为领导者。康、梁作为入京会试的举人,无后来之盛名,也无广泛的省际关系,我以为,他们似无如此之大的能量。从歌词公车上书的题名录中,可以明显看出省籍关系,即是一生公车的联名上书。来京参加会试的新举人,须有同乡京官的印结,方能参加会试前的的复试;都察院代奏举人们的上书,须有同乡京官的印结,方能收下。而入京会试的举人,又有不少人住在家乡会馆,而这些会馆多有同乡京官维持。所有这些线索,都联系着公车与他们的同乡京官。由此,我以为,公车上书的策动者似为京官,方法是通过同乡、亲属、旧友等关系;而这种集会具稿、联名上书的方式,原本是翰林院等处京官的拿手好戏,宣南多处地方又是他们集会的习惯场所。甲午战争期间他们已有多次发动,幕后皆有高层的支持者或指使者。……由此,我以为康、梁只是各省公车上书走在前台的众多组织者和参与者之一;而真正的组织者,是京官,幕后还有更高层的操纵者”—— 亲,你还会觉得高老师说的能概括事情的全部吗?

究竟当年变法的真相是怎样?至今还是众说纷纭,如果有人愿意因此去看看茅海建老师的戊戌变法三部曲:《戊戌变法史事考》、《从甲午到戊戌:康有为《我史》鉴注》、《戊戌变法的另面:“张之洞档案”阅读笔记》,或者看看桑兵教授的《庚子勤王与晚清政局》,可能就会发现高老师有若干若干漏洞。

杨国强先生(华东师大教授)在他的《义理与事功之间的徊徨》后记中写到:“但曾国藩被当作一个历史场景中的人物来追究和评说的时候,许多细节常常会被过滤掉。然后细节其实更读之有味而且言之有味”( 我们思念亲友时,往往记忆深刻的还是许许多多的小细节)——曾国藩如是、许多历史人物都如是。

随着你阅读深入,你会发现康有为、梁启超、张之洞、李鸿章、曾国藩……这些纸上的名字,在你脑海里渐渐鲜活起来,至少康有为先生没有那么面目可憎哦。

好吧,以上的书都太那个高冷了,那还可以翻翻《追忆康有为》(夏晓红编 许多图书馆都有),里面有各式人等的评价,至少你会发现人家三妻四妾,不是没有理由的,康先生还是有那么一点人格魅力滴,日常生活中的康老师还是挺敦厚的哟……以上说的书都是简体版,不用过海关就可以看到 —— 那么,你觉不觉得,自己就身处丰饶之中?就这么一扒拉,瞬间可以在康有为这个问题上指点一下《晓说》节目组。

好吧,究竟研究康有为跟养娃、赚钱有个神马关系啊????为什么说《晓说》如果能让人去深入了解某一位人物、某一段历史就是行善积德?

也许在你深入了解之后,你会知道:

1、 独立思考的重要和难度,而不是把自己的思想交给高晓松老师或者某个人,具体例子?韩国沉船算不算?

2、有利于某种境地下活得更好,电影《曼哈顿》片尾,自导自演的伍迪•艾伦说了这样一段话:“生命有什么好活的?这真是一个好问题。嗯……对我而言,我会说有Groucho Marx(默片时代演员),还有Wille Mays(美国棒球名将)、《朱比特交响曲》的第二乐章(莫扎特第四十一号交响曲)……刘易斯•阿姆斯特朗,他录了《洋芋头蓝调》……瑞典电影(指伯格曼的作品),这是当然的事……嗯……福楼拜的《情感教育》、马龙•白兰度、法兰克•辛纳屈、塞尚那些惊人的苹果和梨子……”

也许当你身处逆境中(失业、失婚、被无良老板或朋友黑了工资\女友\房子,明明是你的岗位却落到隔壁阿三头上),就是康有为流亡海外时写下的《牛津剑桥大学游记》让你没那么烦闷:人家一个“妄人”有家归不得,大难临头,不是还能咸鱼翻生,晚年活得很爽?俺就做不到?

嗯,你不爱这个心灵鸡汤的调子啦,那也许你读读康有为的《广艺舟双楫》,然后用毛笔+墨水鬼画符一下,想想就是在画那个骗了你三万块钱的理财公司销售员,肯定比较不会得抑郁症——书法家,甚至书法爱好者普遍乐观长寿,这是哈佛医学院近几年来做的一个临床研究的阶段性结论。

3、能指点一下你娃的学习路线,有利于培养父子/母子感情;随着你对许多东西的深入了解,知识面的扩大,有一天孩子问你:“爸比,你知道罗马人哪场战役最大吗?”,你可以轻松地从罗马人的战役巴拉到他对物理、化学、历史、政治学开始感兴趣……别以为孩子只会问你会不会唱小星星哟,证据?看看《诺贝尔奖获得者与儿童对话》、 《孩子提问题 大师来回答》《问你爸去》 吧!里面所有的问题都是孩子们问出来的!

4、也许会找到一份出乎意料的好工作哦,亲!(这个方面太多故事了,读过乔布斯传、乔纳森传、向前一步……的也会明白这个理~)

当然了,正如富兰克林为人类揭露了电的相关知识后,雷照打电照闪。你也未必会因为研究康有为就康庄大道、金光闪闪、从此高富帅白富美。可,当你不局限于既有观念与习惯,也许在这个各种信息交互激荡出来的密林里,就能享受广阔天地里的一切丰饶,也能享受到一些特别的美好,有一些特别的际遇——这些也许就是你人生发亮的财富。

粗手粗脚+孕傻的中年妇女叨叨完以上N多文字后,谨以以赛亚伯林的话作结吧:“我不愿意这世界太整洁”。

高晓松和他的《晓说》

有一天打开优酷,看到了那个收藏已久但从没看过的节目——《晓说》,打开看当期的节目,讲的是大航海时代,看完之后非常喜欢,就继续看往期节目,结果越看越觉得好,媳妇儿跟着我看了一集之后竟然也很喜欢,两个人一口气把《晓说》第二季全部看完了。之后我又在手机App“喜马拉雅听书”里找到了《晓说》第一季的音频,几周的上下班的路上也听完了。

高晓松,生于1969年,出生时爷爷是清华大学校长,外公是深圳大学校长,母亲师从梁思成学习建筑。这样的家庭自然有很多书可以读,他自己又对历史、地理、军事等特别感兴趣,读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的时候,甚至自己画作战地图。1988年高中毕业后考入清华大学雷达专业,1991年退学,之后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研究生预备班。1994年创作校园民谣《同桌的你》,此后从事音乐制作人、导演、作家、节目评委等。2012年3月在优酷开办《晓说》专辑,我看完之后才知道节目名字是韩寒起的。

高晓松说他的节目内容都是直接从脑子里倒出来的,没有使用任何参考资料,对于历史他只讲自己想通了的那些部分,比如青楼、镖局、战争等,还没有想通的就暂时不讲。我相信他说的是实话,不是因为他的出身和经历,而是因为他讲述的内容和方式。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壹周立波秀》的时候,当时非常兴奋,周立波的语言风趣幽默,内容针砭时弊,甚至有很多的敏感内容,看完之后觉得畅快淋漓。看了几集之后就发现不对,周立波讲的段子似乎都在网上看到过,他只是在节目里转述罢了,还没有注明原作者,他所批评的时弊都是朝廷允许讲的一些皮毛,甚至是朝廷有意给老百姓一个这样的出气渠道,他所讲的大部分内容都只是过过嘴瘾,很少有他自己对问题的思考和看法。观众看完也很“过瘾”,但过两天就忘得一干二净。

《晓说》则完全不同,高晓松没有使用网络上现有的段子和资料,可以明显感觉到他是将自己脑子里思考很成熟的内容和想说的话自然地讲述了出来,在节目里能留有高晓松自己的“体温”和“思想”。节目内容很少针对时事,更多是历史、地理、军事、文化、音乐等话题,他找到一些小的兴趣点,结合自己阅读、旅行经历和思考,一起在节目中讲述出来。媳妇儿跟我一直喜欢《李伯清评书》这档成都话脱口秀节目,也是因为“李老师”全部原创,而且加入了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切身体会,非常有意思。不过李伯清讲的大多是人生感悟和为人处事,高晓松更多讲历史、地理和文化。

有的人熟悉历史、有的人熟悉地理、有的人熟悉文化,但是对历史、地理和文化都很熟悉的人就很牛了,能从自己熟悉的历史、地理和文化中总结出自己的观点就了更牛了。虽然《晓说》的每一集我都喜欢,但最喜欢的却是第一季的最后高晓松回答观众提问的两集《季外篇》。我摘录了几个我自己觉得很精彩的回答。

有个女生问高晓松是怎么记住那么信息的,比如那些飞机航母的信息。

你有兴趣,你focus在那个事情上面,因为你爱这个男的,你就把他所有的往事都记住了,你不喜欢飞机航母,你就记不住。举个例子,在一个嘈杂的咖啡馆里聊天,隔着三桌说的是你感兴趣的话题,你就能听见,隔壁桌其实音量更大,但说的不是你有兴趣的,你就听不见。人的整个记忆头脑全都跟兴趣很有关,音乐也是,你喜欢的音乐听完之后完全就记住了,你讨厌的音乐你堵着耳朵不想听,我觉得第一个是你喜欢。第二个是要过一个临界点,你爱这个男的要过一个临界点,你才会记住所有他前女友的那些烂事,那个男的没到那么爱,才不在乎,你爱跟谁跟谁。你喜欢一件事要喜欢过这个临界点,你看过的资料要足够多,你把所有的缝隙都填上的时候你就记住了。人为什么记不住事情,是因为这件事跟那件事之间是没关系的,独立的,它不能联系起来,他就记不住这个事情。如果你把整个的体系都看过了,你就很容易记住,尤其是在这个体系上增加的东西很容易记住。比如你已经把从兰利号航空母舰开始,所有的历代的英国的、日本的、美国的,甚至法国没建完的、德国没建完的齐柏林号航母你都已经看过一遍,那最近新下水的这艘航母,你拿旁光看你都能把东西都记住,因为你是整个体系都在那儿,比如告诉你一个数字,它6万吨,是什么概念,你前面都不看,你也不知道大还是小,上面有多少架飞机,你也不知道。其实军事是一个很容易进去的体系,因为它很紧密,不像历史太浩瀚,一共就打过那么多仗,你把那些仗都记在脑子里其实并不难,番号你看多了也容易记住。

有个女生问高晓松“你的心灵平静吗?”

要分清楚什么是这个世界的问题,什么是今天时代的问题,什么时候是年龄的问题。比如有的时候你会心神不宁,你会很愤怒,其实是因为生理周期的问题,并不是政府在两天变得更坏了。有些问题是年龄成长的问题,你自然会离开家乡,你自然会离开初恋,自然会离开儿时的朋友,难道这要牵扯到户籍制度的问题吗?难道这要牵扯到一个政府的吗?那在瑞士又能怎么样呢?在Engelberg生活一辈子,你就能和你的初恋生活一起了吗?所以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过这个临界点,你的见识要过这个临界点,如果思考能力过了这个临界点,你就又恢复平静了。但是你要坚持,因为一开始当然很痛苦,你想很多事你就不平静,你看到这个生气,你看到那个不平等,你心里起了波澜。然后你要坚持去积累,尤其是行路,到了一定的时候你心里突然通了,就是明亮了。

不管你上最好的学校还是普通的学校,那个比例都是一样,首先每个班有一个好看的女生,从来没有出现一个班一个都没有另一个班半班大美女,每个班都有一个热心肠,特别热心肠地在团结着大家联络者大家,不管你毕业多少年,你只要找到了这人,你就把所有同学都找着了;每个班永远有两个冷脸,从来也不参加同学聚会,我从来没有见过一班说同学聚会说全班都到了;每个班永远有两个花的男生,没有一个班出现全班男生都特花,但是也没有一个班出现全班一个花男生都没有;每个班都有那种眼睛不老实的女生,但也没有出现全班都这样。而且这个比例,最有意思它不是老师分配的,老师并没有研究每个人的星座比和每个人的性格之后往每个班平均分配这样几个人。而且你会发现,举个极端的例子,比如一个班的热心肠死了,又会出现一个热心肠。公司也一样,人力资源部门老想按老板的文化去招一种人进来,每个人都要学习老板的自传,但是其实你会发现每个公司永远都有一个比例在骂老板的,但是也没有出现一个公司人人都骂老板,那打小报告的人也一样,然后那种傻叉永远有15%,但是你发现把这15%的傻叉fire之后,从原有的人里面又会出现15%的傻叉。这不是HR部门或者老师能够决定的。你想明白人世间的一些小事情之后,你坚持想,你坚持看,你就会慢慢过一个临近点。你就会发现我身边有15%的傻叉不是我的问题,我去哪儿也一样,你就不跳槽了,除非你跳槽去一个七个人以下的公司,可能避免掉那15%的傻叉。爱情咱放一边,那个跟知识毫无关系,那个东西来的时候平静不平静就另说了。那就坚持读下去,读到你读透了,看透了,你就会变得平静。

有个男生问高晓松对“文艺青年”的看法。

文艺青年分成两种,一种是全副武装的文艺青年,比如我,我有吉他我有摄影机我还有一支笔,也有赤手空拳的文艺青年,爱听音乐爱看电影爱读书,但是自己手里没有吉他摄影机跟笔,你要想做一个真正的文艺青年,不能光做想做一个文艺青年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