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和他的《晓说》

有一天打开优酷,看到了那个收藏已久但从没看过的节目——《晓说》,打开看当期的节目,讲的是大航海时代,看完之后非常喜欢,就继续看往期节目,结果越看越觉得好,媳妇儿跟着我看了一集之后竟然也很喜欢,两个人一口气把《晓说》第二季全部看完了。之后我又在手机App“喜马拉雅听书”里找到了《晓说》第一季的音频,几周的上下班的路上也听完了。

高晓松,生于1969年,出生时爷爷是清华大学校长,外公是深圳大学校长,母亲师从梁思成学习建筑。这样的家庭自然有很多书可以读,他自己又对历史、地理、军事等特别感兴趣,读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的时候,甚至自己画作战地图。1988年高中毕业后考入清华大学雷达专业,1991年退学,之后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研究生预备班。1994年创作校园民谣《同桌的你》,此后从事音乐制作人、导演、作家、节目评委等。2012年3月在优酷开办《晓说》专辑,我看完之后才知道节目名字是韩寒起的。

高晓松说他的节目内容都是直接从脑子里倒出来的,没有使用任何参考资料,对于历史他只讲自己想通了的那些部分,比如青楼、镖局、战争等,还没有想通的就暂时不讲。我相信他说的是实话,不是因为他的出身和经历,而是因为他讲述的内容和方式。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壹周立波秀》的时候,当时非常兴奋,周立波的语言风趣幽默,内容针砭时弊,甚至有很多的敏感内容,看完之后觉得畅快淋漓。看了几集之后就发现不对,周立波讲的段子似乎都在网上看到过,他只是在节目里转述罢了,还没有注明原作者,他所批评的时弊都是朝廷允许讲的一些皮毛,甚至是朝廷有意给老百姓一个这样的出气渠道,他所讲的大部分内容都只是过过嘴瘾,很少有他自己对问题的思考和看法。观众看完也很“过瘾”,但过两天就忘得一干二净。

《晓说》则完全不同,高晓松没有使用网络上现有的段子和资料,可以明显感觉到他是将自己脑子里思考很成熟的内容和想说的话自然地讲述了出来,在节目里能留有高晓松自己的“体温”和“思想”。节目内容很少针对时事,更多是历史、地理、军事、文化、音乐等话题,他找到一些小的兴趣点,结合自己阅读、旅行经历和思考,一起在节目中讲述出来。媳妇儿跟我一直喜欢《李伯清评书》这档成都话脱口秀节目,也是因为“李老师”全部原创,而且加入了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切身体会,非常有意思。不过李伯清讲的大多是人生感悟和为人处事,高晓松更多讲历史、地理和文化。

有的人熟悉历史、有的人熟悉地理、有的人熟悉文化,但是对历史、地理和文化都很熟悉的人就很牛了,能从自己熟悉的历史、地理和文化中总结出自己的观点就了更牛了。虽然《晓说》的每一集我都喜欢,但最喜欢的却是第一季的最后高晓松回答观众提问的两集《季外篇》。我摘录了几个我自己觉得很精彩的回答。

有个女生问高晓松是怎么记住那么信息的,比如那些飞机航母的信息。

你有兴趣,你focus在那个事情上面,因为你爱这个男的,你就把他所有的往事都记住了,你不喜欢飞机航母,你就记不住。举个例子,在一个嘈杂的咖啡馆里聊天,隔着三桌说的是你感兴趣的话题,你就能听见,隔壁桌其实音量更大,但说的不是你有兴趣的,你就听不见。人的整个记忆头脑全都跟兴趣很有关,音乐也是,你喜欢的音乐听完之后完全就记住了,你讨厌的音乐你堵着耳朵不想听,我觉得第一个是你喜欢。第二个是要过一个临界点,你爱这个男的要过一个临界点,你才会记住所有他前女友的那些烂事,那个男的没到那么爱,才不在乎,你爱跟谁跟谁。你喜欢一件事要喜欢过这个临界点,你看过的资料要足够多,你把所有的缝隙都填上的时候你就记住了。人为什么记不住事情,是因为这件事跟那件事之间是没关系的,独立的,它不能联系起来,他就记不住这个事情。如果你把整个的体系都看过了,你就很容易记住,尤其是在这个体系上增加的东西很容易记住。比如你已经把从兰利号航空母舰开始,所有的历代的英国的、日本的、美国的,甚至法国没建完的、德国没建完的齐柏林号航母你都已经看过一遍,那最近新下水的这艘航母,你拿旁光看你都能把东西都记住,因为你是整个体系都在那儿,比如告诉你一个数字,它6万吨,是什么概念,你前面都不看,你也不知道大还是小,上面有多少架飞机,你也不知道。其实军事是一个很容易进去的体系,因为它很紧密,不像历史太浩瀚,一共就打过那么多仗,你把那些仗都记在脑子里其实并不难,番号你看多了也容易记住。

有个女生问高晓松“你的心灵平静吗?”

要分清楚什么是这个世界的问题,什么是今天时代的问题,什么时候是年龄的问题。比如有的时候你会心神不宁,你会很愤怒,其实是因为生理周期的问题,并不是政府在两天变得更坏了。有些问题是年龄成长的问题,你自然会离开家乡,你自然会离开初恋,自然会离开儿时的朋友,难道这要牵扯到户籍制度的问题吗?难道这要牵扯到一个政府的吗?那在瑞士又能怎么样呢?在Engelberg生活一辈子,你就能和你的初恋生活一起了吗?所以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过这个临界点,你的见识要过这个临界点,如果思考能力过了这个临界点,你就又恢复平静了。但是你要坚持,因为一开始当然很痛苦,你想很多事你就不平静,你看到这个生气,你看到那个不平等,你心里起了波澜。然后你要坚持去积累,尤其是行路,到了一定的时候你心里突然通了,就是明亮了。

不管你上最好的学校还是普通的学校,那个比例都是一样,首先每个班有一个好看的女生,从来没有出现一个班一个都没有另一个班半班大美女,每个班都有一个热心肠,特别热心肠地在团结着大家联络者大家,不管你毕业多少年,你只要找到了这人,你就把所有同学都找着了;每个班永远有两个冷脸,从来也不参加同学聚会,我从来没有见过一班说同学聚会说全班都到了;每个班永远有两个花的男生,没有一个班出现全班男生都特花,但是也没有一个班出现全班一个花男生都没有;每个班都有那种眼睛不老实的女生,但也没有出现全班都这样。而且这个比例,最有意思它不是老师分配的,老师并没有研究每个人的星座比和每个人的性格之后往每个班平均分配这样几个人。而且你会发现,举个极端的例子,比如一个班的热心肠死了,又会出现一个热心肠。公司也一样,人力资源部门老想按老板的文化去招一种人进来,每个人都要学习老板的自传,但是其实你会发现每个公司永远都有一个比例在骂老板的,但是也没有出现一个公司人人都骂老板,那打小报告的人也一样,然后那种傻叉永远有15%,但是你发现把这15%的傻叉fire之后,从原有的人里面又会出现15%的傻叉。这不是HR部门或者老师能够决定的。你想明白人世间的一些小事情之后,你坚持想,你坚持看,你就会慢慢过一个临近点。你就会发现我身边有15%的傻叉不是我的问题,我去哪儿也一样,你就不跳槽了,除非你跳槽去一个七个人以下的公司,可能避免掉那15%的傻叉。爱情咱放一边,那个跟知识毫无关系,那个东西来的时候平静不平静就另说了。那就坚持读下去,读到你读透了,看透了,你就会变得平静。

有个男生问高晓松对“文艺青年”的看法。

文艺青年分成两种,一种是全副武装的文艺青年,比如我,我有吉他我有摄影机我还有一支笔,也有赤手空拳的文艺青年,爱听音乐爱看电影爱读书,但是自己手里没有吉他摄影机跟笔,你要想做一个真正的文艺青年,不能光做想做一个文艺青年爱好者。

贾王东
Follow me

贾王东

我在努力着,一不说谎,二不食言。
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留下原文链接。
贾王东
Follow me

发布者

贾王东

我在努力着,一不说谎,二不食言。 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留下原文链接。

《高晓松和他的《晓说》》有7个想法

    1. 罗辑思维打开过,但是没能看下去,当时好像也没太认真看,看来还是要好好看看哈,谢谢推荐。

  1. 逻辑思维我也在看。然后晓说一直有听说,但没看。是,周立波那段特同意,也就是转载还不写出处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